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上海福田缘推出待用餐券应借助O2O模式

2018-11-05 21:11:56

上海福田缘推出“待用餐券”应借助O2O模式

位于人民广场附近的上海首家众筹公益素食餐馆——福田缘自助式素食餐厅已经运营了两个多月。这家公益餐厅的特别之处在于,顾客到店消费后,还可以选择购买一份“待用餐券”,以帮助残障人士和孤寡老人。商报了解到,虽然此类“待用”公益模式在上海已经获得尝试,但大多还是以单方面的投入来维持运营,如果有市场化介入,或许能够走得更远。

■顾客餐后买张“爱心待用券”

位于人民广场附近浙江南路的福田缘素食餐厅,与目前上海开出的众多“高大上”素食菜馆性质完全不同,它没有好听的菜名,也不选用价格高昂的食材,完全是一个隐匿在闹市中的平价自助餐厅。

一进门,这家自助餐厅的样子就呈现在眼前。餐厅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是食品陈列取用区,一边是顾客用餐区。商报采访时正逢大雨,虽然午餐时分的顾客并不密集,但仍见到服务员们忙着收拾。一些穿着黄背心的志愿者在忙完了店内的事情后,也开始陆续用餐。据悉,开业至今,浙江南路这一“黄金旺铺”位置的素食自助餐价格一直维持在28元。

了解到,自助食品包括50余种菜品、水果、点心,且无限量供应。如果消费者“光盘”,还能返券3元(开业1个月内返券金额为8元),也就是说,顾客第二次来福田缘消费,每份“畅吃”自助餐的价格为25元。

更特别的是,福田缘是一家公益餐厅。消费者如果愿意,用餐之后,可以购买一份价值28元的“爱心待餐券”,用于公益事业。这部分“爱心待用券”由餐厅蓄积起来,让困难群体免费领取,那些流浪人员、孤寡老人可以借此体面地走进店内,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采访时,正巧碰到几位老人来餐厅询问是否可以领取免费餐券。店内工作人员告诉,“待用餐券”每天发放数量为30份。“如果前一天的数量没有发完,余下的就被累计至第二天。”据悉,自试营业至今的两个月时间,福田缘共筹集到了1100多份“爱心待餐券”。

为公益事业踊跃认捐

不仅提供“待用餐券”帮助困难群体,甚至餐厅本身也是公益性质的。了解到,福田缘素食餐厅由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发起创立。

为何要开办这样一个餐厅,并以“爱心待餐券”的方式开展公益活动?了解到,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已成立多年,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公益事业自身实现“造血”。“总是向企业拉赞助不是办法,去一次人家可以给个面子,老是去就不太好了。”如果一直靠募捐,慈善很难做得持久,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次偶然机会,他们获悉浙江海宁有个义工委员会众筹开了一家公益餐馆,盈余用于慈善,觉得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于是特地去当地取经。回来后,他们就将自助素食餐厅的事摆上了议程。

开餐馆需要资金,启动资金从那里来?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想到了目前流行的众筹模式。了解到,初始股东中部分是联合会会员,或者是会员的亲朋好友。在餐厅正式运营后,一些消费者认为这个模式很好,也想参与到其中。

福田缘餐厅店长桃子告诉:“早发起众筹开办餐厅时,股东计划为100个人,每人认捐1股,每股1万元。之后因为爱心人士踊跃加入,股东增加到了200人,至此不再扩大。对此,有些无法认捐的爱心人士很有意见。”在这200名爱心股东中,约有80位是到店用餐后的消费者。这200位股东组成了一个公共群,每天餐厅账务“入群”通报,每3个月公开一次账务,所有的盈利全部定向捐予黄浦区慈善公益联合会。

需要说明的是,这200名爱心股东,黄浦区慈善公益联合会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不认识,因为有些股东不在上海居住和工作,有的从未来过上海,有的甚至远在荷兰、意大利、美国等地。在成为股东之前,每个人就知道自己是认捐,餐厅年底不分红,所有盈利都用于慈善事业。

公益项目还需市场化

“黄河路是南京路附近繁华的美食街,浙江南路距离它两条横马路,这里的房租公益餐厅能承受得起吗?”一位上海老阿姨在餐厅筹备时瞪大眼睛向店长桃子问道。

由于带有公益性质,福田缘在房租方面获得了部分优惠。不仅如此,餐厅除了店长、厨师等10多名固定员工,其他人员都是“筹集”而来的。家住城隍庙附近的潘阿姨今年70岁,早上把小孙子送去学校后,她就去福田缘“打工”,每周固定3天。“我70岁了,他们不让我干重活,每天就是帮着洗菜、擦桌子,收拾一下餐盘碗筷。”潘阿姨在福田缘不拿工资,只是纯义务帮忙。餐厅内,像潘阿姨这样的志愿者有很多,他们每天都会提前报名排班,为餐厅义务付出。其中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大学生,甚至还有流浪汉在获得帮助后主动当起了志愿者。餐厅能给到志愿者的“福利”,只是管一顿饭,但每天报名的志愿者络绎不绝,店长桃子正计划开设一个平台,以调剂志愿者的排班。

经过成本核算,福田缘在实际运作中发现,28元的单份价格是亏了的,但从“爱心待餐券”的“蓄水池”来看,效果还可以。两个月来,餐厅共售出1100多份“爱心待餐券”,大部分是消费者到店用餐后购买的,还有人直接转账购买,有的会一下子买上二三十份。而目前店内运营,除了股东们筹资,还包括企业捐助,或者与企业合作,在端午节等发放免费早餐。所幸的是,福田缘运营两个月来情况不算差。按照正常情况,一般餐厅前3个月往往不赚钱,但福田缘因为用餐人数规模不小,薄利多销,个月就有了“盈余”。

4月12日,这个上海首家众筹公益“待用餐馆”试营业,一个月后正式开张,据说,试营业首天就接待了600人次用餐。“我们估算过,餐厅一天接待300人次用餐,就能盈亏平衡。从目前运营下来的情况看,每天接待顾客量大约在人之间。”桃子向透露,正式开业首日是母亲节,当天能容纳100多人的餐厅接待了600名顾客。由于不能确保平日顾客能达到300人次,餐厅正在筹谋更多“输血”功能。

“自助餐销售以及企业捐助这个形式并非长久之计。”与一些公益类项目有差别的是,福田缘在一些平台进行的推广颇为市场化——原价28元的自助餐,每份团购价格为24元。开业才两个月,福田缘就想方设法,走市场化经营之路。

公益销售也成为福田缘增加“输血”功能的一种尝试。“比如一家有机食品公司目前将其有机西瓜放在店内销售。每售出一个西瓜,就会将5元钱纳入到餐厅的运营经费中。这也是与部分企业进行的实验性合作,一方面企业参与到了公益事业中,另一方面确实帮助了福田缘。”桃子介绍说,从保持经营良好发展的角度考虑,现在摆在餐厅面前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提升人流量。为此,桃子正在和厨师们商量怎么变换菜品,提升口味,以吸引更多回头客。

在实际运营中,福田缘推出“爱心待餐券”后,在服务过程中,把收到的善款和“待餐券”数量做了报备和公开。这样,就能让别人了解“待餐券”的整个情况,做到了公开、透明。

接下来,福田缘需要做的就是持续“造血”。以与其相仿的海宁南关厢素食馆为例,今年1月1日开业后的两个月,这家餐馆就有4万多元净利润,这还是在春节放假一周的情况下取得的。素食馆盈利,是“造血”的步。“我们的信心也不小,还有开分店的计划。当然这在上海首家店稳定之后才会启动,相信会比较艰辛。”桃子称。

上海有人尝试“待用咖啡”

与福田缘相似的“待用券”项目,在上海并不鲜见。买两杯咖啡,一杯自己消费,一杯留给可能从未见过面的比较贫困的人士享用。这种源自意大利的模式,在上海浦东图书馆的“契咖啡”已经实施了两年多。

“契咖啡”位于浦东图书馆一楼东北角,是上海较早切入“待用券”概念的咖啡店。店内销售的咖啡价格多为十几二十元,在其收银吧台外,挂着“待用咖啡”的木牌。

了解到,2013年,“契咖啡”便已开始了“待用咖啡”的活动。当初刚启动这一活动时,店门口有一醒目的海报,柜台一边也会专门有显示“待用咖啡”销售和领用情况的竹排,让人一目了然。“待用”木牌挂着,就表明已经开始出售,可以供人取用。如果有人需要享用,就拿下挂着的一块木牌去领取。“契咖啡”推出此举,针对的主要是图书馆内看书的学生、老人以及平时不会去消费咖啡的人群。

但从两年后的实际情况看,到店消费者很少知晓这一情况。走访当天发现,在店内收银台旁的玻璃上挂有4块竹排,上面写明“待用咖啡”。但当天在咖啡馆内小憩的消费者没人询问“待用咖啡”,更不用说取用了。当询问是否还有“待用咖啡”活动时,收银员在请教店内同事后才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和刚开始相比,‘待用咖啡’的询问度确实已经冷了下来,但我们还在继续。”“契咖啡”店长许航告诉,到店的消费者如果提出要领取“待用咖啡”,店内就会提供,一人一杯,且每天数量没有限制。了解到,到店购买“待用咖啡”的消费者并不多,购买主要来源于“契咖啡”通过络平台发起的活动。“发放出去的‘待用咖啡’,一部分是通过这些活动获得,一部分是店内顾客买单而来。”

有关“契咖啡”的运营成果,从截至去年2月为期8个月的情况来看,购买数量为90杯,领取数量为137杯。此后情况,“契咖啡”未有更新数据。

“待用”也遇尴尬情况

“待用快餐”、“待用咖啡”可以说是慈善或者公益创新的一个探索。其实,上海之外,这股“待用”风潮也席卷过广州、深圳、武汉、苏州等许多城市,商家尝试的种类有咖啡、豆浆、快餐等,其中,“待用快餐”较为普遍。

2013年4月,微博友陈里发起“@待用快餐”的公益活动,提议快餐店就餐者提前买下一两份快餐寄存在店里,以便提供给其他有需要的人,餐厅可以自发加入这一活动,这成为当时国内规模较大的“待用”活动。了解到,目前全国30多个城市有300多家“待用快餐店”。

只是一段时间后,“待用快餐”方式在某些城市陷入暂停的尴尬局面;而另有一些城市则出现了“有人购买,无人认领”的情况,餐厅还得主动往外派送“待用餐券”。针对这一情况,有友建议,当“待用咖啡”和“待用快餐”出现认购多而认领少的情况时,店家可以与附近的社区、民政部门合作,让其提供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员名单,店家主动送券上门。这样也算是一种主动推广,让弱势群体知道有这样一个公益项目存在,未来需要时去主动认领。

在实际运营中,“待用餐券”能否送到真正困难者手中又是一个问题。“有老人戴着欧米茄手表,但是因为弱视持有残疾证,也会来领取待用券用餐,这让我们很为难。但既然承诺了,我们就要履行。近我们在思考,怎么在不伤害领用者的同时,能够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因此,还要完善相关方案。”福田缘店长桃子向表示。

这个问题“契咖啡”也同样遇到过。当初店内推出领用活动时,认领人群主要是来图书馆的老年人,他们平时不舍得买咖啡享用;还有保洁员以及经济比较困难的学生。但之后也出现了年轻人“每天都来领一杯”的情况。

[ 专家看法 ]

发展“待用”项目应借助O2O模式

福田缘正式开业不到两个月,现在就论成败还为时过早,但资金众筹、商业运作、盈利奉献给社会的“开馆理念”,看来还可以走得很远。

上海市商务发展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齐晓斋在接受商报采访时认为,带有公益性质的市场化运营,其方法是背后有相应的慈善机构进行监管,这样能够保证运营更加透明,捐助者也能清楚获悉这部分“待用”券的数量、使用情况等信息,比如对外公开每天认购数量和认领数量。“在公益活动方面,毕竟慈善机构更加专业,而且这些慈善机构也有能力获知那些人确实是在受助范围内,对接会比较明确。”

对福田缘开设分店、拓展规模的打算,齐晓斋称,想迅速扩大规模,还得借助O2O的模式,线上开通、电商等平台。“由于是实体店,到店消费的顾客只能是周边近距离范围的人,这就局限了购买待用券的人群,但从公益角度上来看,很多消费者还是愿意购买待用券的。”

在齐晓斋看来,“待用”的问题就是在解决“供应方不多,需求度有限”的同时,把这部分需求用到“该用的地方”,以防止个别人肆意领取,而确有困难的人却得不到帮助。

(上海商报 周 洁 本版摄影 张衡年)

投光灯电源
工业无线遥控器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