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异界的艾泽拉斯

2019-07-27 13:1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虚空可以探索,也可成为放逐的刑场。*杂志虫*“麦迪文是如何跨过位面壁和另一个世界联系上的?我要借助世界的力量”夏恩想道。清晨,科多兽的战鼓声响起,精灵们也吹响号角。部落没有管阵型,没留预备队,集成一堆,密密麻麻,远远看去像浪潮一般撞向山口防线,那几百米长的城墙。在山麓之下,部落受到巨弩炮击,飞刃落入群中,割裂十几人的**,然后爆飞周围几十人。不过部落并不在乎,嚎叫着往上冲锋。它们在山腰又受到箭弩齐射,带着魔法的弓箭,轻松地刺穿它们。可是刚倒下,它们立刻站起,眼里闪烁硫磺火焰,折断箭矢继续冲锋。今天,部落给所有精灵的感觉都不一样,它们像是没有思考和痛觉的杀戮机器。终于,部落来到了防御工事前,四五米高的城墙对它们没有多大作用,部落勇士一跳就飞跃上去,用斧头从天而降,横劈挡在面前的精灵。利刃借助下落的力量,劈开守卫者的大盾,直接让精灵守卫跪倒在地,接着是一连串的乱劈乱砍。越来越多的兽人跳上道防御工事,与守卫的战士短兵相接。守卫在城墙上的持盾守卫大多是逐日者和黎明之刃军团的战士,他们比风行者的游侠更加适合军团级作战。不过海啸一样的兽人让他们的阵型在城墙上居然被挤成了一节节,断开了联系。兽人比想象中要厉害,但是没有脱离希尔瓦娜斯的掌控,掌握着防御的节奏。女精灵向下属命令。两面旗帜被高高举起,左右摇动,号角再次吹响。属于赤阳卫队和北地卫队,黎明之刃军团,逐日者军团,几百台傀儡,从第二道和道工事之间的空地开始反击。同时游侠已后撤留下各个军团的精锐战士殿后。温蕾莎所属的中队,在命令下达的刻就冲了上去。五六米高的蜘形傀儡,体型就是它的武器。蜘蛛足灵活地踩上城墙,以后足支撑,两只前足如巨锤扫掉爬上城墙的兽人,同时安装在傀儡上的弩炮往部落群堆里发射,魔法弹药落在地面,马上给与部落杀伤。逐日者的巨人型傀儡直接杀上了城墙,用闪电和拳头杀伤敌人。温蕾莎坐是中队的指挥,也是合格的游侠,她鼓起属于风行者者的力量,多重箭矢连续射击,瞄准敌人的头部,近距离她比后方的姐姐看得更加清楚。部落士兵对伤害的抗性不可以用常理看待。除非贯穿了脑袋,其他在躯体上造成的伤害并不能使它们失去战力,即使被刀剑穿心它们也能疯狂战斗好一会才力尽而亡。“我可不是躲在姐姐们身后的那个自己了”温蕾莎咬着嘴唇,面对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敌人。部落被阻挡的时刻,希尔瓦娜斯指挥游侠又来了齐射三连,效果却有限。越来越多的部落士兵跳上城墙,像是蚂蚁一般,连几米高的傀儡都要淹没。希尔瓦娜斯皱紧了眉头,傀儡部队的损伤已经出现,逐日者的人型傀儡实际战斗并不耐揍,汹涌的部队士兵,很快就让这种高大兵器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然后被无数的斧头劈砍破坏。前线的压力越来越大。“发出信号,前面的战士可以撤下来了。”希尔瓦娜斯说道。“是”“嘟嘟嘟嘟嘟”短暂而急促的号角声,告知着前方的精灵。傀儡部队和殿后的战士放弃面前的敌人,在相互掩护中,从预设好的通道往第二道城墙后面撤离。两道城墙之间,有两百多米的距离。“开始吧,可以用哪个了”希尔万斯对着身边黎明之刃法师团的代表说道。精灵的主力部队一直在第二道城墙厚待命“遵命,我们立刻就开始。“奥能在这位法师的杖头凝结,同时在指挥部待命的全部是法师也使用着相同的法术。当奥能到达高峰的时候,正是部落海啸淹没那样越过道城墙,往前汹涌奔跑一百多米。'嗡嗡嗡嗡嗡'集体施法下,奥能浸透显示发出如耳鸣般的低沉嗡鸣。“噢哒“领头的法师一声大喝,法杖砸在地面。杖头上积累的奥能瞬间被注入地表,整个法师团也和他做着相同的动作。顷刻间,世界好像寂静了。奥能通过早已经设置好的地脉通道流向道城墙的基座,激活埋在下面的增幅阵法。“轰~~~~”道城墙先是像驼峰一样拱起,在所有精灵的视界中,零点几秒时间好似慢动作一般过去,然后白光炸起。剧烈的风伴随爆炸声,直界拍击上第二道城墙。地震一般的振动也来临,爆炸附近的兽人全部被掀飞上天,就连希尔瓦娜斯所在的指挥所都被波及到。“美丽,太美丽”黎明之刃的法师代表眯起眼睛:“本次实验完美成功,希尔瓦娜斯女士我的任务完成了。”“感谢”希尔瓦娜斯说道,看着还没有散去的白光,大量奥能积累造成数条蓝色光带纵横交错,就像是彩带编成的假花,不过它们的末尾却连接着遥远的天空。白光散去,道城墙已经完全不见,只留下基座向两侧一百米,长数百米的椭圆深坑,还有蓝色的奥术残余在坑底闪闪发光。部落的攻势瞬间停止,刚刚那一下死了多少部落?一万还是两万?它们处在'WAAAAAL'的大脑没有估算这个功能,但是并不妨碍它们从狂暴状态中稍稍清醒,懵懵懂懂地原地打转。“我们成功了”希尔瓦娜斯铿锵说道:“现在开始全面反击。”女精灵的命令被层层下达,精灵骑兵团当先从反击阵地出发,风行者军团,黎明之刃军团离开第二道防线,以各自的配置向前挺近,逐日者军团作为预备队应对可能出现的其他状况。“你失败了,爬虫”部落大营,玛诺洛斯大嘴顶到了古尔丹的头顶:“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不不不,我们还没有失败,我的法术正要生效“古尔丹几乎遇见到自己的命运,那可不是虚空中的主人给他看到的伟大命运,而是要么现在就被杀死,要么战斗结束后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杀死,要么战斗失败被长耳朵杀死,以上三个都不是它想要的。“我的命运不在这里。”古尔丹念起了它的咒语。邪能绿光自地下浮起,整个部落大营本身就是一座法阵‘本来这个法阵是用以召唤地狱火流星雨,但是现在要换一个用法。’求生欲就像是野火一般疯狂燃烧。“恩,古尔丹,很好,这个法术........等等你在做什么,你这个爬虫,去死”玛诺洛斯的长矛戳向古尔丹的头颅,但是比不上法术生效的速度,深渊领主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法术已进入生效阶段。它巨大的身体就像是模糊的影像,波动几下便原地消失掉。同时在希尔万斯指挥所不远的地方,深渊领主胖球一样的身躯,重重地从天空砸下。“我要杀光你们这些杂碎。”“哇~~~~~~~~~~”玛诺洛斯的怒气满载。

朝阳治疗牛皮癣的研究院
来宾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十堰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阳泉治性病专科研究院
玉溪慢性附件炎应该怎么治疗

下一篇:屠户家的小娘子

上一篇:秦宫全文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