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行走在梦中的女人

2019-06-13 15:5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行走在梦中的女亾

几乎每天傍晚,只要不下大雨,女人都会准时到广场上来散步。女人总是一个人,因为她没有在一个恰当的阶段将自己“打发”掉。当然广场上人很多。可女人是一个人,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单身女人,总让人觉得有点孤单,有一点凄清,有一点奇怪——用奇怪比用神秘让人容易接受——女人并不神秘。女人除了在婚姻问题上没有走常人都走的轨道之外,和他人并无二致。

女人以前老是散步的,慢慢地一圈一圈地走,心事重重的样子,让人觉得女人很丰富,很有内涵,很耐琢磨。一个虽然不漂亮但还算耐看的女子,加上青春,加上离群索居,加上懒懒的样子、散散的目光,还有眉宇间挥之不去的愁云一片——还有比这更让人感到美的女人吗?走着走着,也许是三年五年也许是十年八年,女人的脚步轻快起来。碰到散步的熟人,还笑一笑,打个招呼,心中象是装着一汪清水一副水波不兴的样子。这样的女人当然也是美的,美的让人觉得她就是远在尘世之上的一片云彩。

走着走着,和女人同岁的女人已当了奶奶,整日里在家为孙子洗尿布涮奶瓶,理所当然地颐指气使地指挥一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女人仍是一个人。她依然腰肢柔软,四肢匀称。

女人走着,牵动各种眼睛滴溜溜地转。有人说女人到这个份上了,还臭美个啥?有人说女人也怪可怜的,一辈子没个男人。有人说你怎么知道人家没男人?没男人又没爱着男人还能美成那样?有人就说,没个名正言顺的男人,总归不好。有人也说,有个名正言顺地男人还不容易?人家不要嘛!女人美就美在这里,美得让人心疼,让人心服。

女人是爱过的,或者说女人是爱着的。女人芳心初吐的时候,死去活来地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这样美的女子男人没法不爱的,男人答应离婚娶她。那个年头离婚比申请出国还要严格得多,离婚就一直在进行时中。离着离着,男人生了子,做了父亲,男人仍契而不舍。离着离着,男人又有了女儿,儿女双全是人生一大福气。离着离着,男人有了孙子,还有了外孙,男人仍痴心不改。女人依然是一个人。大年夜里,男人在院子里和孙子们一道放鞭炮,喧闹声比鞭炮声还要响亮。男人的脸就象大门上贴的春联,红彤彤的。女人一个人也包饺子,包两个人吃的饺子,备两个人的碗筷。女人也准备酒水,但女人不喝。做完一切后,女人也守岁,坐着看全国有电视机的家庭都看的春节联欢晚会。晚会上满是笑声笑脸,这个晚上大家都要高高兴兴的,女人也笑,看到逗人笑的地方。女人笑的时候,好像看到了男人在幸福满足地笑。女人就觉得自己应该笑,笑对了。饺子和酒水一直放到新年的日头出来,女人才把它们倒掉。女人又过了一年,就这样一年一年过来了。似乎是一棵树,年年叶生叶落,花开花谢,但不曾结果。不结果的树也要老,但女人老得很慢,老得很苦又很美。

那个男人也许英俊挺拔,也许丑陋委琐,也许学识渊博,也许粗俗寡淡:都已不再重要。有人说和皎月一样的女人比起来,男人就象十五夜空里的星星,黯然失色了。有人说女人是一瓶好酒,而男人不过是盛酒的容器。不管这个容器精致还是粗糙,都改变不了酒的醇香醉人。有人说高处不胜寒,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女人悔不悔?值不值?有人就说不是世上一切事都要用值不值来衡量的。女人也许还在爱着。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男人容易,生生世世地爱一个男人不容易。女人也许已不再等待——难道还要等待跟男人同住一个骨灰盒吗?——真爱是不在乎形式的,当然也不在乎得到和拥有。女人也许已不再守望那个男人;女人守望的是自己的心灵,自己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爱情。这份爱情浓烈而优雅,甜蜜而凄美,执着又宽容。这是本世纪一份爱情。我写的就是这份爱情的墓志铭。

花自飘零水自流。女人走着,象赴她百年不变的相约。夕阳也爱这个美丽的女人,将它温柔的余光——涂满女人银丝渐多的秀发上。

美丽的女人永远在走。

射手座
治疗方案
微信小程序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