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卑微地活着卑微地爱

2018-11-06 21:44:18

卑微地活着,卑微地爱

卑微地活着,我是刻骨铭心的;卑微地爱,这种感觉是我在看到小薇穿着迷人的婚纱成为别人新娘的那刻在我心底泉涌,把我淹没,让我窒息。

这些卑微都与贫穷有关,让我坚强的贫穷,让我挫败的贫穷。

我出生在农村,家中有四兄妹,我是小的男丁,头上有一哥哥,两个姐姐。我家本来就不富有,像所有的农村人,面朝黄土,背朝天,从日出忙到日落,还是捉襟见肘。我父亲在我小学的时候因心肌梗塞去世了,那时候我看到母亲紧凑的眉头,深刻地体会到了男人当家的力量从我家崩溃。自此以后我们的生活更是在水深火热中,四五张吃饭的嘴,等着田里的庄稼开快点成熟或者等着靠亲戚微薄的资助。我对贫穷是如此熟悉的,学费总被老师一催再催,我们不多的衣服里很多是亲戚送的旧衣裳。那时,小伙伴们流行穿踢足球的军色运动鞋子,要是能穿上它可说是世上幸福幸福的事,就是穿着它踢石头,坚硬的石头也要输给它的傲气,可整个童年我都没有穿到傲气的军色运动鞋。等童年过去了,我才长久地与这种鞋相伴,而我的同伴早已穿上光亮的波鞋和各种牌子鞋。家里的境况一目了然,那里是米缸,那里是尿桶,一进屋子都能一清二楚。尽管物质上一无所有,我还是爱着那熟悉的天,熟悉的地,熟悉的家园,熟悉的贫穷。

哥哥无心向学,初中没读完,就去打工了,而他所谓的打工是能够养活自己就不错了,他如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淹没在社会里,给别人打短工,偶尔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大姐读了职中,很快就出来工作了,二姐选择了读师范类职中。因为我小,凭着哥哥和姐姐的牺牲,我能循规蹈矩地从初中读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我读书成绩好,总保持着名列前茅,那是我仅能做到的事,尽管我穿着为简陋。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刮目相看,也许他们更佩服是我表面的坚强和积极奋进,谁也看不到我幼小的心灵里充满着自卑和媚骨。家人开始从一般的自豪到开始对我寄予厚望。意料之中,我在农村的初中考上了县里的高中。那只是我人生的前奏,伏笔还在继续。

在的高中,我成绩还是,我有幸在那里认识了不少品质良好的同学,像所有的少年少女,我经历了美妙又痛苦的暗恋和被暗恋。我喜欢的那个女孩,至今已在他方,我们只是偶尔联系。她白皙的皮肤,还有水汪汪的眼睛,多情又温柔,她会在快乐的时候哈哈大笑,她会在难过的时候一言不语。她走进我的心里是因为一次大雨。高一的时候,也记不清为什么我们在那个下雨天不上课,我和两个男同学在楼下露天的水沟里捉鱼,我们学校内有个不小的湖,因为地势高,一发大水,湖里的水就溢出来。那些好奇的鱼正是从湖上游到绝望的水沟里,我们像野孩子一样,捉弄那些无助的鱼,简单的快乐,精神的满足。也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来和我们一起捉鱼。她光着的脚丫,泡在水里,如同水里欢乐的鱼在欢叫,铜铃般的笑声如同水里荡漾的涟漪,谁听了都百般疼爱。鱼是没捉到,但是她却在我的精神领域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她很随和,爱看书,很善良。自此以后,我就一直到找机会和她亲近,她既高贵又随和的邻家女孩气质是如此地吸引我。但是我们从普通同学到一般朋友再到好朋友,始终都没有暧昧。她仿佛是生命中永远达不到的净土我只能仰慕。

我深情的眼光,身边的同学都读懂了,她是否意识到了呢?但是她表现得大体又理所当然,引领着我们的友情走向纯真、高尚,把那次捉鱼的美好一直延伸到现在。她会为我生病难过,但是她绝不会冒犯地用手摸我的额头。

我前面位置坐的是小薇,她是我老乡。同样的乡音,同样的朴素,她也用同样深情的眼光看着我,我怎么不理解呢,我就是用这种眼神去等待我鱼儿回应我的热情。我看得出小薇的眼里有着对那条鱼儿在我清澈的爱意中自由自在地游弋是何等的嫉妒。也许是来得太容易了,也许是那天的大雨已经先入为主地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始终对小薇没有暧昧的表示。我知道,只要我一开口,她就会牵起我的手,倒在我的怀里,但是我一直在犹豫。无可否认,小薇是的,她在班里是公认的老好人,对我就更不用说了,我相信她会为我赴汤蹈火,更重要的是我们门当户对。与鱼儿清新洁白不同的是,小薇有很强的狐臭,她的牙齿还很明显的有着人造的痕迹。我说过,在贫穷浸泡已久的我,有着没人察觉的媚骨,也许这就是有力的证明,我等着那种浑然天成的高贵青睐于我,比如那条鱼儿。

一直到高三,那条鱼儿选择了文科,她读书成绩一般。我和小薇都选择了物理,在同一个班,尖子班。在那个时候,小薇对我的暗示更加多。比如,哥哥和姐姐都不常在家里,母亲一个在家维持着那破落的家,我周末回家,义不容辞地要帮母亲干些重活。有一次,我一个人砍了二三十米远的老虎树,那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树,花开时节很是浪漫,花香沁人心脾,但是它却长满了刺,而且破坏土地营养的能力极强,所以要及时地制约着这些妖娆的老虎树,砍掉一些枝桠。家里没有手套,尽管我小心翼翼,我砍完的时候,双手满是伤痕,还有微微的血迹。去到学校的时候,细心的小薇发现了,淳朴的眼神里,爱意充盈的眼神里,首先是哀叹了一阵子,接着沉默,而后润肤乳就安然地躺在我的书桌上。小薇的一切努力都比不过鱼儿微微的紧蹙,我心里始终等待着那条鱼儿给我一些暧昧的暗示。我和小薇一样,执着地付出,执着地等待,我好奇那条鱼儿会不会和我们一样,也在等着她的王子给她暗示,如果有,我是何等地羡慕那个王子啊。高考完的时候,我约鱼儿出来,想伸手揽住她的小腰,但还没触摸到,她就如惊弓之鸟地远离了我的悬在空中的右手。就这样,我们交往下去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我想,只要我能偶尔看到她也就满足了,总比看不到她好,总比没有她的消息好。

那条鱼儿考上了北方一个普通大学。我考上了中山大学,小薇也考上了广州一个重点大学。天时地利,小薇的努力让她发展成了我的恋人。小薇看上去无比的幸福。我穷,连经常打的钱都负担不起,又没电脑,而且我为人缺少很多浪漫情调,虽然同在广州读书,但是很少能像其他的情侣夜夜笙歌和周末出游。她有过埋怨,但她还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也是在恋爱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有乙肝,我并没有太大的在意。大二的暑期,我带她回家了,其实她长得相当标致,但我家人可能因为她的狐臭和瑕疵的牙齿,就怀疑她有什么隐疾。她回去之后,家人就问我有关她的健康,我说她有慢性肝炎,想不到我家人竟然强烈反对。我对家人言听计从。他们也为了我好,我父亲就是因为疾病离我们远去,我们都清楚疾病可以带走我们不多的幸福;也可以说我对她的眷恋还抵不过亲情,我已经在亲情的期待里活了好久,我本该朝着他们的期待完善。而且,那时候我书生意气,觉得自己跟比尔盖茨一样聪明,可以创一番天大的事业,也许另外一条鱼儿在另一个诗意的园地与我浪漫相遇,结局也会改写。

结果就是这样。我受不了家人的啰嗦,就跟她提出分手了。那个秋天,在我持续的冷战里,她终于忍不住主动去我学校。我结结巴巴地把家人的想法说出来,我看到她惊讶的表情里,是无奈,是疑问。她哀求的目光,悲伤的目光,就那样紧紧地盯着我。但我低下头,看着无言的大地,直到她转身而去,那悲怆影子强烈地震撼着我。我知道我伤害了她。中山大学的校道那个悠长啊,我不知她是如何走完的。我并没有胜利感。我们都是深秋里光秃秃的桠枝,没有任何掩饰的孤独,影子惆怅。

时光如白驹过隙,大四转眼就在跟前,大学四年我能做的事是熟悉城市气息和紧张的步履,还有安分守己地读书。和小薇分手之后我知道,要花“很多”生活费的恋爱,一直远离着我,我享受不起那份,在纸醉金迷的都市里,像小薇一样的人,也没再出现我的生活里。我远远地观赏着都市里翩翩起舞的裙子,美丽动人少女,如果我开心,还说上几句俏皮的话。在快投入工作大军之前,我开始意识到,并且认真地考虑过,小薇是合适不过我的人选。在我找到工作之后,实习期间,我认为我能够为自己的爱情买单了,而且也认为自己的翅膀硬得不再受家人束缚。但是自那个深秋后的一年多里,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主动发短信给她说想见她,并暗示想和她复合,很多次。她都很婉转地拒绝了,说在实习,忙得不可开交。事后得知她已经有了男友,是她大学老师的儿子,相比之下,我连竞争对手都构不成。

毕业后的个春天,小薇就结婚了,说什么呢。她本该如此幸福,因为她为人就是勤恳地付出。万物复生的春天,天地都是平庸的绿色,我参加了她的婚礼。她粉红的婚纱,给这个慵懒的季节增添了温馨的色彩和活力。我终于理解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着名的独白。我深爱春天的木棉花,我之前赋予她的价值是抽象的轰烈。在走出小薇的婚礼时,我才懂得木棉具体的壮烈,它把自己燃烧得火红,然后在寒峭的春季里像殉情的男女,选择了凋谢,成就了昏睡的春天里少数的传奇。青春,爱情,木棉花,凋谢。

现在,我已过了而立之年,虽然改变了赤贫的境况,但还是孤身一人,还是喜欢看看周星驰的喜剧,每每看到无厘头的周星驰在说这经典的台词: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我总是唏嘘不已。戏里的悟空尚有护唐僧取经的高尚目标,而我却是因卑微而嘲笑淳朴的爱情,因卑微而来不及珍惜我的爱情。爱情也在我们转身的那一刻各分东西,再回首,记忆碾碎,随风飘扬。

有线烟雾报警器
樱桃苗
四氟垫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